This is an illustration for the Chinese magazine New Weekly first issue of 2019. My new year resolution is “No More Late for School” and let my son do things by himself. I also wrote the story about this image.

2019年的愿望很简单:让娃上学不迟到。我希望自己可以以身作则,恩威并用,培养孩子的时间观念,提高孩子的内驱力,让他早起早睡,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希望自己不至于常常崩溃,可以以一个温和坚定的人类母亲的面貌存活下去。

儿子四岁了。一直奉行亲密育儿的我几乎没有对他发过火,在他做事的时候也尽量不打扰他。他的内心世界丰富细腻,能说会道,专注力好,尤其喜爱宇宙和星球。他的一个大毛病就是磨蹭,没有时间观念。我们这里4岁可以上私立小学的学前班,他们学校八点十五以后算迟到,我们必须七点四十五出门,不然就会赶上堵车。晚出门五分钟,路上就会多花十分钟。每个早上都是一场战争。

今天本来可以不迟到的,儿子临出门闹起别扭来,结果又遭遇堵车了。我说既然我们已经晚了,那么请你自己脱衣服换鞋子,妈妈不再帮助了。接下来就是学校走廊里的这一幕,迟到大王在慢吞吞的脱掉冬衣和靴子, 一边悠然往教室里张望着。不远处这个“人类母亲”在拼命咬住嘴唇,攥着拳头,瞪着他看。“求求你快点吧!”这是写在脸上的话。儿子好不容易穿上一只鞋,又拎着另一只鞋在教室门口晃悠。他好似是生活在别的星球上的奇妙爬虫,任凭你怎么瞪,也不急不忙。他的小脚踩下无数弯弯曲曲的无效路径,这才总算爬进教室。这一次我忍住什么也没有帮他。

回来的路上我想,这孩子是不是发展出一个特异功能,就是屏蔽我的声音,做一个妈妈的聋子,以便他可以不受打扰的呆在自己的星球上。但是他往教室里张望的时候在想什么呢,明显那里对他有某种吸引力。那个时候我似乎听见他的小脑瓜里面也在说:要赶快。是个嫩嫩的小声音。